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河南根治白癜风的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2 01:11:50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河南根治白癜风的医院,可以根治白癜风权威的西医,山东能治白癜风的偏方,福建怎么治白癜风,临沂能不能治白癜风,旌德白癜风医院,济南治好白癜风的中医

戴老师正在对一幅古画进行修复处理 华商晨报主任记者 王齐波 摄

  探访沈城老手艺

  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未播前,大多数人不知道故宫一隅隐居着一群身怀绝技的大师,《清明上河图》、马踏飞燕等世界顶级文物在见到观众之前,都要经过他们的修复和清理。

  “对古书画的修复过程,就如同一场重现历史原貌的大戏”,曾任沈阳故宫博物院首席院藏古书画装裱修复师的戴明举如此形容他的古书画修复。

  2015年,戴明举的“古书画装裱修复技艺”被评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从他16岁进入沈阳故宫到2010年退休,在故宫44年间,参与装裱及修复了郑板桥的《墨竹图》、沈铨的《丹凤朝阳图》以及祝允明、郑板桥等人书画作品3000多件。

  一个铝盆,一根一尺长的搅浆棒,一个男人握着搅浆棒上端搅拌着提面筋后沉淀的精粉,兑水加热,时快时慢,忽中圈、忽外沿……整个过程戴明举始终微眯着眼。

  “成了,这是修复古书画的糨糊,必须用精面粉”,精面粉也因此成了戴明举家常年的必备品。

  这是2017年3月21日,一个普通星期二的晚上。

  “觉得能在故宫里工作,是件了不得的事”

  68岁的戴明举大红色案台正上方,悬挂的是一幅大书法家沈延毅先生专门为他题的牌匾《师承父艺》,四个字道出了戴明举修复古书画的家学渊源。

  “1966年春节刚过,我跟在父亲身后走进故宫时,紧张得有些喘不过气,觉得能在故宫里工作,是件了不得的事。”从那一年开始,戴明举61岁的父亲将祖传手艺传给了自己的二儿子。

  1957年,戴明举的父亲戴鹭波的身份由“文古斋”的老板变成了“公家人”,当年沈阳故宫博物院因为奇缺古书画修复、囊匣、拓片方面的人才,经当时的辽宁省劳动厅和沈阳市文化局力荐,将戴鹭波聘入,“66元工资在当时是很高的待遇了。”

  “前代书画传历至今,未有不残脱者,苟欲改装,如病笃延医,医善,则随手而起,医不善,则随剂而毙”,这是明代收藏家周嘉胄写在《装裱志》中的一段话。1966年春节刚过,戴鹭波将一小卷宣纸交给了戴明举,他展开看了上述那段话。

  戴鹭波语重心长地对儿子说了一句话,“把戴家裱画事业传承下去,这是大事,也是苦事。”

  “现在看来,我是全国惟一师承父艺(父亲师从爷爷,自己师从父亲)的古书画修复师。”将这项古老技艺传给自己的儿子是戴明举的心愿。

  “记住了父亲手中画尺打在身上的疼”

  1966年,戴明举跟随父亲在沈阳故宫博物院太庙一间东配房里开始了他“择一事,忠一生的坚持”。

  “刚开始很不理解父亲,看着我做坏了一张又一张,却从不告诉怎么错的。”经年之后他明白了父亲的良苦用心,“我现在告诉徒弟染纸错在哪了,结果第二次徒弟自己做仍旧是错。当时我学徒时,错了几次之后是不会再犯相同错误,因为自己悟出来错在哪了。”

  指尖出茧、宣纸渐泛黄。这种十年一剑,吃尽苦头才打出来的文物书画装裱修复传统技艺,戴明举尽数掌握。

  戴明举记住了父亲弓着腰,在案前“精雕细琢”的情景;修得不顺手时,他的后背会下意识一紧,那里无数次承受过父亲的画尺。

  学徒期间戴明举认为自己很用功,也很吃苦,可以自己上手了。他很自信,结果却很糟,“当时父亲装裱了一幅名画,完成了所有工序后,将画绷在了墙上。由于当时裱画室没有暖气,靠生炉火,冷热不均,晚上值班时发现画面飞边裂开,我是见过这种情景,也看过父亲以前是怎么处理的。”戴明举做了一个大胆举动,“我拿起工具,回忆着父亲修补方法修补起来。”

  只是他不知道在飞边绷画的过程中还有很多讲究和精细要求,只知其意不知其神,刷子的选用、纸张的层数等,戴明举还没有完全掌握这些,画儿不但没修好,还走了样儿,“父亲的画尺劈头盖脸。”

  “最初看着父亲修复不敢说话,也不敢靠前,站在身后远远看着,趁父亲休息试着在折损的地方贴上折条,拿笔圈点颜色。后来胆子越来越大,一接到难度大的、品级高的古书画就兴奋。”终于,戴明举有了自己第一次修复古书画的机会。

  1973年,沈阳故宫准备进行新中国成立以来馆藏文物第一次对外展出,戴鹭波被指定为这项工作的主修人,戴明举作为助手参与了全程,“完成了故宫保极宫内藏隔扇上中下十八幅臣字款书法、绘画的修复。”

  之后,故宫的每一件文物书画经过戴明举之手都重新灵动起来,“无论怎样残破的水墨画卷到了师父手里,都能重现往昔之神韵。”在他徒弟高速眼里,戴明举的手仿佛有灵性。

  “把画面补得跟原画一样,做到修旧如旧”

  戴明举极小心地将一幅破损严重的山水画托到与眼平齐处,窗外斑驳的阳光透过纸面,他眯着眼一寸一寸地看着,“修复古书画前,要先拍照,保存其原貌留底对比,然后是对着光看判断其破损程度,再然后就是确定用什么方法修复了。”

  68岁的戴明举站在披麻挂灰、经桐油浸透后又上了大漆的裱画案子前,他身后用于晾干装裱后书画作品的“棚子”从地面到的屋顶,退休后他历时8个月修复的一件民间收藏的古书画,就贴在了这张“棚子”上;房间里,随意摆放的宣纸,棚子上的托画……到处都是与书画有关的东西,“这是当年修复《丹凤朝阳图》用过的马蹄刀,手工打的。”戴明举修复古书画用的棕刷、马蹄刀等都是手工制作的,“这把棕刷跟了我三十年,当时棕刷有30多厘米长,现在也就20厘米了。”

  戴明举修复的作品中,有两幅不能不提,郑板桥的《墨竹图》、沈铨的《丹凤朝阳图》。

  作为博物院的院藏珍品,《墨竹图》只有在重大场合让能让世人一睹真容。

  1995年,戴明举被指定修复郑板桥创作于1765年的《墨竹图》,“这时候的《墨竹图》布满了蜘蛛网一样的折痕,很是有碍观瞻。”

  经过缜密考虑,戴明举终于将《墨竹图》舒展着平铺到案子上,一厘米一厘米地揭掉原覆背纸……为这幅古画,戴明举全神投入用了30天才完成修复工作。

  2009年,沈阳故宫博物院决定修复镇院之宝《丹凤朝阳图》。

  “《丹凤朝阳图》出自清代大画家沈铨之手,创作于乾隆时期,这幅画从构图到画面的色彩运用都体现了中国工笔绘画的极致水准。是中国书画史藏品中一幅近乎完美的工笔画绝品。”戴明举说。

  “经200多年宫藏的《丹凤朝阳图》,画面上已经出现多处裂痕、破损。如果不尽快修复,别说是展览,它的寿命也保不住了。”

  “画面上的破损有的虽然只是一小块地方,却用了好几种复杂颜色来表现阳光反射,采用了圈点补色的方法”,戴明举说这一个小地方补起来可不容易,“补洞的关键是找到合适的材料。要保证补洞材料和要补画芯同一个材质,同一个颜色,同一个厚薄度。在补洞时把画面补得跟原画一样,有逼真感,做到修旧如旧。”

  10天,戴明举只用了10天就让《丹凤朝阳图》重现往昔神采。

  “古书画有时寿,老手艺也有”

  1985年,沈阳发掘塔湾无垢净光舍利塔,在地宫里发现了明朝万历年间刻印的《地藏菩萨本愿经》,是沈阳地区目前为止出土的最早的一部古书,共分上中下三册,有400余页。出土时书套糜烂,书的边缘严重破损。

  “书用手轻轻一碰,纸就成粉,书套本来是用十分贵重的缂丝装饰,可现在根本看不到原有的花纹,缂丝下面的装饰纸盒则成了一摊纸泥。以往的修复中,没见到破损成这个程度的。”

  他现在有些不愿回忆当时修复的全过程,“太磨人。用针锥小心翼翼地把粘在一起的纸砣子一页一页地挑开,憋着气用小镊子把它们拿下来,放在一张衬纸上,一页一页放好……修复过程用了三个月。”

  “历时八个多月的精工图成,从轻拾最细微的碎片积步而起,求索每一个遗落在沿途的记忆……”这段话出自戴明举徒弟高速的修复笔记,“这幅宣和御笔的遗墨,我和师父用了八个月的时间才修复完。”高速是戴明举退休后带的徒弟,“古书画有时寿,老手艺也有”,在戴明举看来,“修复古书画,在孤独之外,还有传承的艰难。”

  戴明举说,装裱是中国特有的一项传统技艺,历代书画之所以成为艺术品,能传承有序,流传至今,一个关键的问题,就在于装裱修复技艺功不可没。中国书画的历史,就是装裱的历史,但没有装裱的历史,就不会有中国书画的历史。“仅仅是我自己的家人继承我们戴家的古书画装裱修复技艺是不够的,我希望有更多的人热爱从事这项古老的传统技艺,择一事,忠一生。”在戴明举心中,这是一生的心愿。

  华商晨报首席记者 段芳宇 记者 杨晓明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你们医院设有白癜风专科吗